• 介绍 首页

    瘦马为后

  • 阅读设置
    第十五章绿头牌(2)
      彤史女官茹娘出了承和殿,一个躲在树荫下的小宫女迎了上来,是仪贵嫔宫里的小雯。
      “姑姑此去,可看到什么了吗?”
      茹娘压低了声音:“陛下待那丫头确实不一般,不过依我看,倒没有封妃的意思。”
      小雯点了点头:“那依姑姑看,多久能够撂开手呢?”
      茹娘犯难:“这陛下的圣意,哪里是我能揣测的。”
      “可希望过两天陛下新鲜劲儿过了也就丢到脑后吧,”小雯叹一口气,语气不乏愤恨,“我家主子圣眷正浓,本来封妃都是指日可待的事情,谁承想被一个来路不明的毛丫头插了一脚,不知又要等到哪年月去。”
      “那丫头不过是生得狐媚,又行止孟浪,陛下一时贪新鲜也是有的,越不过静主子的次第去,静主子又何必挂怀?”茹娘虽如此说着,心里却有几分虚。
      方才那张脸,分明长得像嫡公主又像皇后,皇上这两个至亲至爱之人,已然撒手人寰,如今得了这丫头,岂不视若珍宝。
      “借茹娘吉言了,”小雯说着,从袖中塞给茹娘一个玉镯,“这是我家主子送给姑姑的,姑姑别嫌简薄。”
      “这是哪里的话,”茹娘虚让一句,便收下了玉镯,“奴婢多谢静主子。”
      一连晴了数日,终于这天用晚膳的时候,黑压压的云从北面的远山后面压了过来。
      行尘看着窗外的天色,撇了撇嘴。
      皇上看到这十几岁的小姑娘愁云满面,心疼之余也觉得有趣:“怎么,不合口吗?”
      行尘摇了摇头:“不喜欢下雨。”
      皇上瞥了小荣子一眼,小荣子会意,立刻布了些嫩笋到行尘碟中,他顺着行尘的眼神往向窗外,只见春雨如织,重楼殿宇都笼在水雾中:“春雨贵如油,这场雨下了,周边的百姓就好耕种了。”又看着行尘:“朕知道你的心思,定是觉得下了雨,不好出去的。”
      蛮奴不自觉地垂了头,声音也低了:“不下雨也不能出去。“
      皇上听她说这话时满腹委屈,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自行尘入宫就一直被关在承和殿内殿:“是朕想的不周到了,明日雨停了,让小荣子带你去御花园散散心吧。”
      行尘惊喜:“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