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瘦马为后

  • 阅读设置
    第二十章绿头牌(7)
      “喜欢的……爹爹的大鸡巴又粗又硬,女儿的小穴最喜欢吃了……嗯啊……好舒服……最喜欢爹爹用鸡巴操我了……”
      身下的娇人儿这般淫言浪语,妖娆无限,是皇上从未领略过的风情,他突然想起少不更事时偷看的那些书,抽出了龙根,一把给行尘翻了个身,让她背对着自己把屁股高高撅起,大手抓着那纤腰,插了进去。
      “嗯啊……好深……要捅坏了……”
      这犬类交配般的姿势插得极深,粗长的肉棒直捣进行尘窄小的宫口,她实在挨不过,虽然想着他这么疼自己,要为他忍耐一会儿,也贪恋那不生不死的销魂滋味,但被捅到了花心,还是忍不住想躲。
      行尘腰不盈握,皇上一手便能抓牢,另一只手抚摸着行尘的屁股:“乖女儿,别躲,让爹爹好好疼疼你,爹爹会让你舒服的……”
      “嗯啊……爹爹,女儿不躲,女儿舒服的……”
      皇上不再忍耐,抓着她的腰大肆冲撞起来,花穴内淫水流了极多,润泽着龙根和肉壁,每一下抽插都飞快无比,偏生那穴肉又绞得很紧,像一张灵巧的小嘴吮吸着龙根上的每一处,被凿开的宫口也紧紧地咬着龟头。
      “呜啊……”太深了,整个人都要被劈开了,行尘抓住被子的手指关节泛白,被插地双眼迷离,蒙上了一层水雾。
      “嗯啊……爹爹,女儿要去了……要让爹爹的大鸡巴操丢了……”
      “好舒服呀……就要来了……爹爹再操狠些……”
      “啊啊啊……”
      肉体的撞击声和淫糜的搅水声此起彼伏,行尘淫荡娇媚的叫声更是让皇上迷了心智,不知疲惫地抓着她的屁股,粗长的龙根操干着少女娇嫩多汁的小穴。
      “呜呜呜……不能再操了……要坏了……”
      不知道被插了多久,入丢了几次,行尘的脸上泪痕纵横,腰上也被掐出了浅浅的指痕,淫水顺着两人的交合处滴落下来,打湿了被褥,她口不择言地求着饶,身体也愈加敏感,终于感觉到穴里的肉棒涨大了一圈,她知道是皇上要射了,刚要求他射给自己,便觉穴里一空,他早已把龙根拔了出来。
      她想起之前几次他也是在快射的时候拔出来,支撑着坐了起来,不等皇上反应过来,就张开小嘴含住了他的龙根。
      “唔……”
      皇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行尘,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眼神隐忍中藏着意思疯狂:“乖,别闹,朕就要出来了,射在你嘴里,不是闹的。”
      “我想吃你射出来的东西……”行尘吐了出来,眨了眨含水的一双眸子,眼中又闪过一丝狡黠,“好爹爹,让女儿给你吸出来吧。”
      听了这话,皇上头上的青筋跳了跳,呼吸也愈加粗重,行尘跪坐在他身下,乖顺地抬起头,鼻尖埋在耻毛里,舌头舔上了那湿漉漉的马眼,灵巧地绕着打转,甚至调皮地把舌尖弹进马眼里,那大家伙登时受惊般跳了跳。
      皇上皱了皱眉:“淘气。”
      行尘小嘴不得闲,眼睛对着皇上笑了笑,抬头把整根龙根含进嘴里,用柔软的喉管去裹那硕大的龟头。她动着秀颈,像性交般一深一浅地套弄着龙根,听着皇上的呼吸声粗重到无以复加。见他随手扯出枕下的帕子,轻推她的额头,她知道他的意思,却故意深深地吸了一下,只听他一声闷哼,滚烫的浓精尽数喷到了她的嘴里。
      “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