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攻略病娇失败怎么办

  • 阅读设置
    影中窥
      名唤曹云宝的小男孩脸色骤变,似乎没有想到眼前这人这么容易就猜出了他的身份,他伸手夺回挂坠,”那又怎样,我不要回去,我要我娘”
      秦子恒笑了一下,诱哄似的说道,”人群繁杂,说不定你娘已经回了曹府,唤上家仆出来到处寻你,我们送你回去,你不就能见到你娘了吗?”
      隔得近了,他能看到别人没有注意的细节,男孩云净的脸下有条缓慢蠕动的虫体,曹云宝死死看着他,将藏于白衣下面的另一条细金坠链拿了出来
      云状的金色长命锁散出黑雾,浓黑的雾体缠上他的身体
      曹云宝的神色慌张起来,不停往后退步,”我要我娘,我不要回去,我要找我娘! ! !”
      声音不断乱迭,逐渐浑厚,最后一字落下,竟是如同两人同时说话一般,腰间的怪兽面具掉落,烟噬成团
      众人连忙抬手遮挡
      再又望去,他的身体已然被黑雾吞下,只剩一双盛着怨恨的红色眼珠,”秦家,也来分一杯羹吗?”
      徐右右十分有眼力见的站到了秦子恒身后
      肮臭的黑液自雾中流了出来,妖物身上的腐败气息刺鼻,”新鲜的肉,新鲜的食物”
      它使劲嗅着空中的味道,目光转动,最后落到严穆衣上的金色符文,妖物的血眼顿时崩裂,浑浊的血水混着雾团凝成锥刺朝严穆攻了过去,”捉妖人,我要你死”
      严穆迅速举剑挥下,剑光劈开黑雾,长剑正欲挑进雾中刺那妖物,曹云宝却是不见踪影,剑下云雾散开
      适才热闹非凡的街巷随着黑雾的扩散,显现城中真正的样子,错眼乃是一派残败之景,地上的雪尘被血水浸透,冷玉般的月光覆下
      街巷没有一处人家点亮着灯,除却雪落风啸,便也只有房上的蛛网在月色照耀下反着微弱的光线
      严穆收剑,清落眉眼渡着银灰雪月,”先去曹家”
      顿了一下,他又朝着身后少年言道,”想来师弟应是对曹家比较了解,不如劳你带路”
      秦子恒把玩着小刀,漫不经心的笑道,”好啊,我来带路”
      张瑜颜轻声感叹,”果然不祥之兆,师弟准言”
      走到最前面的秦子恒闻声回头,长带缠进他的黑发,雪化成水,缓慢滑过他的鼻梁,少年面容温隽,眼底翩动笑意,”大家,还是小心一些”
      苏若月吓得不轻,抓着离她最近的徐右右,”师妹,刚才那个小孩,他他不是个人”
      女主杀的妖物不少,但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萌萌小孩现场变身狰狞妖怪的情况,一时之间无法分清这妖究竟是附身他人,还是变幻孩童模样来骗他们,也是正常
      徐右右本着推动副线任务的心情回头安抚,”师姐,没事的哈”
      苏若月脸上没了血色,”可他刚才”
      一对温软的手握住了她,”师姐,我们可是云剑弟子,是要像师兄一样去保护别人的”
      她被这话拉回了神,心间生出一阵愧意,”师妹说的是,我不应这样”
      将她的手拉紧,苏若月羞怯的低下了头,”过去是我想得太过狭隘,你别介意”
      说着说着,已经和她贴得极近,软声言道,”我和你一起走吧”
      “……”
      我是让你把注意力给男主,不是给我
      徐右右赶紧抽出了手,”师姐,我可不会因为你和我道歉就原谅你,我那什么,你和师兄一起走吧”
      苏若月以为她生气了,无措的解释着,”我从前的确对你有些偏见,是我不对,不该仅凭他人话语就去判断一个人的好坏”
      天啊,她的思想觉悟真的好高,徐右右觉得自己快要杠不下去,只得艰难的挑着刺,”师姐,你不守女德,别的女修都是姐妹作伴,哪像你整日都和师兄在一起”
      苏若月恍悟,弯弯眉眼染上温宁的笑,”我知道了,原来师妹是在怨我,那我以后便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好了”
      “……”
      徐右右咬牙点下了头,”好”
      不杠了,杠不赢,女主杠上花,她呢,杠上炮
      视线一转,严穆正被张瑜颜拉着走在后面,不知在嘀咕些什么
      青年的目光和她对上,瞬时柔了几分
      徐右右转回了头,暗暗叹息,还是先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活着
      好不容易将苏若月塞到严穆身边,她便迫不及待的提着裙子走到秦子恒身边
      静了几秒,憋气的兔子开始吸引他的注意,叁瓣嘴开开合合,和她吃那糖糕的动作一样,”你怎么知道的曹家?”
      少年仰动下巴,放松绷起的肌肉,”你很无聊?”
      徐右右假装听不出他语气之中的驱赶意味,侧面表示着自己对他的舔,她小声反驳着他,”这不是看你在前面,怕你一个人无聊吗?”
      笑声从少年喉间发出,他笑着说,”我不无聊”
      踩过石板上的残雪,他像在问她,也像在问自己,“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浓郁的坏水浸满他的墨眸,熠辉波动
      徐右右伸手勾住他的银铃,手臂被她摇甩着玩,”好吧,你觉得有意思,那就是有意思,但是你可别再扔下我了”
      少女抬眸看他,神色认真,”你再骗我,我就再也不相信你了”
      秦子恒又笑,笑颜衬得眼底的黑线都变得悠朗起来,”有时我想,你好像什么都不怕,又好像什么都怕”
      徐右右轻轻哼了一声,”我很勇敢”
      她手间的温度传到了铃上,又圈绕着传到他的腕上
      望着天上一轮皎月,秦子恒淡声重复着她的话语,”你很勇敢”
      红眼的兔子还以为他在嘲讽她,气急败坏的,又压着不悦的,用手指敲打小小的鎏纹铃铛,”秦子恒,反正我不会扔下你的”
      他被很多的人扔下过,什么原因都有,这么多年他早已习惯
      雪絮飘落,秦子恒握住她的手指,雪水融进两人的手中,冷暖交加,他却扣得更紧
      但是这只兔子,他要抓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