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攻略病娇失败怎么办

  • 阅读设置
    丹游阵
      雪停,天边一抹灰蓝云色织幻成的雾涧缭绕
      门前挂着的灯笼渗出昏黄,覆在石梯干涸的血上,两相燃动映照诡混之感,镇宅的石狮东倒西歪,深红的门上还有几个血手印
      乃是深夜,巷的两边弥起白沉的云雾,人影若现,再一晃看,藏在白雾中的人皆在观察他们,堪堪停在云烟边缘,却是看不清他们的脸貌,只能望见一个又一个的黑影
      严穆将剑推到空中,长剑变作几道银白的剑影,直插于地,雾中细碎的话语声音散去,他凝神注决,剑阵瞬时扩开
      他走到最后,”我守着门,你们先进”
      张瑜颜苦着个脸,”师弟,要不我们等等付行,万一里面也有情况,我们直接进去不就被包菜了吗?”
      徐右右真想提醒他,他们现在的位置,其实更适合被包菜,而且储物戒中的水蛟,对这邪祟虚影根本不起作用
      要不是跟着男主女主,她相信自己肯定一秒就能嗝屁
      严穆回头,幽暗的黄光在纸笼中虚晃,”丹修都会在自己的住处门前放置引灯,若是那位曹修士已经出事,引灯不会亮着”
      青年又自腰间拿出一块双螭纹玉,”这玉附着金咒,你们拿着”
      张瑜颜正欲接过,石阶上的苏若月跑了下来,眼疾手快的推了回去,”师兄,这玉可是……”
      她话说一半,像在顾及什么,又憋了回去,”我会保护大家,师兄不必给我们玉”
      严穆不语,转而将那玉块生按到徐右右手中,不由得她推拒,便闪身回到原地注术
      青年合手形着剑阵,言语间满是他人不能理解的倔执,”别再浪费时间”
      苏若月着急的跺了跺脚,”师兄”
      她伸手准备拿过徐右右手中的玉,没想暗绿的玉块忽的发出耀光,直将苏若月抵得退了好几步,她惊诧的回头,”师兄,你竟”
      黑影开始蠢蠢欲动
      严穆冷下了脸,”别再胡闹,若是解不开霖落之题,你我都懂意味什么”
      秦子恒立于门前,慵懒的靠向石柱,时不时的用手指轻敲自己的臂间
      他对他们的同门情深不感兴趣,这种戏码他见了太多,叫人腻烦
      片刻,少年脸上恰好的笑漫开,他试图缓和这紧张的气氛,”我们还是走吧,在这越久,是在给严师兄添乱”
      徐右右颇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但想了想,他毕竟是男主,伙伴和玉,肯定会放弃掉玉
      这玉是严家世传的玉示,严家捉妖捉得太多,妖门随时都想找到机会撕碎严家,为了防止少主被人替换,落得满门皆灭的下场,严家一门只认玉不认人
      只有真正的严家少主,才能给出玉示,且严家家训论,门主绝不能将玉交给别人
      这个秘密只有苏家严家,还有一个知道剧情的她知晓
      苏若月刚才那么紧张,就是害怕玉示认下别人当主,他这严家少主,万一被人有心算计,那便真是有口说不清了
      就在他们僵持之际
      一道符光穿过云雾,打散重迭交孪的黑影,抬头看去,付行从一架木鸟背上跳了下来,手上明晃的符光显动,顿时影随雾散
      付行穿了一身灰衣,腰间用了个金丝编麻的小袋来装符纸,平日疏离清冷的气质一下散却不少,目光在每个人身上停留了几秒,没有人受伤,他绷紧的身体渐松
      又在雪色长裙的少女身上多停了几刻,付行挪开了视线
      踩过燃烧的符纸,他和张瑜颜点头示意,”本应早些就到,路上耽搁了些,抱歉”
      张瑜颜抹了头上的汗,”小行,你来得真是刚刚好”
      秦子恒算计过的,能来得不刚好吗,徐右右看了眼秦子恒,他懒然的朝她笑了一下,让她看出他不是开心,只是对这番局面感兴趣而已
      她瞅着机会,走到了严穆面前,”师兄”
      顶着青年的视线,她郑重的言道,”这玉对你来说,想是应很珍贵,别再随便给人了”
      玉块上的纹路陷进手心,没有等到少女接下来的声音,或者,别的要和他说的话
      严穆垂眸,”好”
      心中空落,只能靠着她行过地面的声音一点一点填满
      她迈着步子,就这么自然的走到了那个黑衣少年身边,少年浅浅笑了一下,放下了抱着的手,脚上的铃铛,便就和那少年手上的铃铛,一同响了起来
      他的眼中浮起水涟,如石落入,引出不断地层迭漪动,在瞳虹间荡开
      少时一人在林间练习剑术,好似也有这种
      明明就在身边,触手可及的地方,但永远抓不住的风束,可是那风,就在剑起剑落之中,却好像从来没有属于过他
      张瑜颜大大咧咧过来拍打着他的肩膀,”师弟,你真勇敢”
      勇敢,正直,善良,都是他这些年耳边的赞美之词
      严穆只觉喉间有种道不清的苦味,比他幼时喝过的,沉着半碗药材的水还苦,他看着那少年推开了大门,少女紧紧勾着他的银铃
      可是勇敢,好像不能让她回头看他,也不能得到她的注意
      正直勇敢的青年,心中第一次生出恶毒的想法,如果那人死了就好了,她的目光就会回到他的身上
      或者,像他一直想的那样,寻个机会,将她压在身下操干,把她的逼射满
      只要她开始妥协,开始看他,他就满足了,不过她那般娇纵的性子,这样不管不顾的操她,她一定会想逃开
      青年跟在他们身后,眼中墨欲翻滚
      他要将她关在屋里日日操弄,等她发现他并不是众人眼中的可靠之人,她从前喜欢的,不过是副面具
      那也晚了
      严穆轻声回应称赞,无事,我应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