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攻略病娇失败怎么办

  • 阅读设置
    魂火聚
      推开了门,浓重的腥味刹时扑面,血水的刺腥混着一缕若有若无的檀萦散在空中,只见庭院草地四处散落着大小不一的瓷瓶
      哪怕已有心理准备,忽的看见庭院之中站着个人时,徐右右还是被吓了一跳
      怎么说呢,就有种男版伽椰子站在你的面前,而你的旁边只有一块不太牢靠的遮挡物的感觉,而这块遮挡物还是秦子恒
      “你们是人?”
      水池旁边的男人紧紧抓着护身的木棍走了出来
      男人面上苍透,眼底更是沉着积浓的青黑云气,待看清他们几人后,他似喜似疑,又是走近了几步,”你们,你们是人吧”
      徐右右看得直在发怵,难道不是你更不像人些吗?
      秦子恒放在身后的手一转,便抓住了那只想要逃窜的兔子,少年莞唇,”想来,这位就是曹修士吧”
      那男人应下了声,”我是”
      曹可玉神经质的退了几步,眼神闪躲,”众位道友,从城门走到这里,没有事吧?”
      严穆拿着一块符布上前,”曹前辈,我们是云剑宗的弟子,是来探寻霖落之事的”
      青年稳沉的声音顿时让他清醒不少,曹可玉看向地上,摇头直言,”没有用的,没用”
      张瑜颜疑声,”怎会没用?霖落到底发生何事”
      曹可玉捡起脚边一个瓷瓶,一边回忆一边述说,”上月十叁,我记得那夜是城庆,霖落城内热闹非凡,后来不知为何,一处商铺忽然就起了大火,这火生出黑烟席卷城内,被吞下的人,都变成了烟影”
      “城庆之时我在府中,守着我的丹炉修炼,对外面的一切都不知晓”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特别可怕的东西,声音颤抖,”陪着我那孩儿出去游玩的仆人逃回了一个,他告诉了我这件事情,我立即便想出去寻我的孩儿和娘子”
      曹可玉开始哽咽,”我打开了门,我的孩儿和娘子都站在门口对我笑,他们身后也没有什么黑烟,我就踏出了府门”
      “人附烟雾,若不是仆人拼死护我,以身躯相挡,我怕也是命丧当场”
      男人扔下瓶子,颓沉的坐到了地上
      严穆将他扶了起来,”我们会找到您的妻儿,请您一定要打起精神”
      曹可玉只当他们是少年心气,不知有多凶险,朝他摆了摆手,”一月以来,城内时不时的便会重现景象,已经诱使许多修士死去”
      男人眼边皱纹渐染泪湿,”他们还是没了”
      曹可玉泄了气神,眼中的光点散乱,他出声劝道,”你们别像此前的人一样,别再白白送命”
      苏若月听得亦是眼角湿润,也跟着上前劝慰,”曹前辈,兴许您的孩子还活着,只是被附上身”
      他叹了口气,”魂灯已灭,已没救了”
      付行隐在一旁,沉声问道,”前辈能告诉我们为何那妖进不来府中吗?”
      曹可玉摇了下头,”我也不知,城中活人越来越少,前日我以丹炉聚火探查魂魄,发现魂火凝去了起火的那处铺子”
      他顿了顿又道,”前些时日有批进城的修士发现,城内景象重现,只要别让烟影苏醒,就不会有危险,但是像我这样的城中之人便是不行”
      苏若月急着追问,”可是云剑弟子?”
      曹可玉回忆片刻,顿首肯定,”对对,就是你们云剑弟子,带头的那个穿着青衫”
      她的眼中浮现希翼,转头看向严穆,”定是那位失踪的师兄,太好了”
      苏若月又问,”前辈可知他们下落?”
      曹可玉道,”这我倒是不知,分别之后没再见过他们”
      苏若月听罢怏了下来,”也不知师兄可还安好”
      严穆出声安慰,”无事,我们先去那处魂聚之地,或许还有别的线索”
      就在这时,空中飘来火星,众人朝着府外看去,却是熊熊大火忽然焚燃,周围温度迅速上升,火舌沿着石墙爬上,入眼之处皆是焰色
      曹可玉一惊,”快随我进”
      火势蔓延极快,几人跟着曹可玉的步子跑动
      徐右右被秦子恒拉着,明显能够感到,少年刻意的将他们二人落到了众人后面
      她又气又急,偏偏就是前面的付行刚一踏入屋中,秦子恒就拉着她躲到一旁的山石之中
      火光映照,洞璧狭小,堪堪容下两人
      少年的长腿抵着石璧,占了大半的位置,她就只能攀着他的肩膀,坐在他的身上,腰肢被他掐握在手里,根本动弹不得
      秦子恒看着她的一缕青丝在焰火中飞动,他仰头笑道,”你不开心”
      徐右右何止不开心,想杀人的心都有
      她将脸偏向一边,有些赌气,”没有“
      少年伸手刮着她的下巴,“你知道些什么对吗?”
      徐右右蓦然垂眸,如蛇一般冰冷的气息紧紧缠上她的身体,她装傻充愣十分有一套,抓着他的衣服,几分天真反问,“你在说什么呀?”
      秦子恒的手指抚过她的眼睛,“你的眼睛真是好看,和火一样”
      “……”
      挖眼睛警告吗救命
      徐右右不再看他,“可不好看,没你好看”
      洞外烈焰燃动,少女幽怨的看着他的衣领,那双澄澄眸子不看他却倒映着他,许是高温将她逼出了眼泪,挂在眼角要掉不掉
      她的心情变得更差,和他摆起了脸色
      秦子恒舔动下唇,“要不要在这试试?”
      徐右右还沉浸在他要挖她眼睛的猜想中,忽然听到这一句,吓得魂魄尽散,只得结巴着声委婉拒绝,“试试什么,这不好吧”
      少女边说边扭动身体想要从他身上跳下
      臀上被狠狠一拍,少年声音渐冷,“把我鸡巴都蹭硬了,别再动了”
      少女不再敢动,乖乖缩在他的怀中
      秦子恒一笑,俯身贴在她的耳边
      气音入耳,又痒又热,让她逃脱不得
      少年的声音低哑,他闭上了眼,“同我说说,你都知道些什么?”
      “说不好的话,我可是要惩罚你的哦”
      说着,他将怀里的兔子越抱越紧,像是想将她融进身体一般的用力
      ”秦子恒数据:好感度50 厌恶值50 黑化值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