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攻略病娇失败怎么办

  • 阅读设置
    春意浓(h)
      徐右右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的言行举止,爹的,她什么都没说没做啊,他怎么发现她的
      秦子恒饶有兴致的望着眼前的兔子,先是可怜的咬着手指,再是咬唇,真跟兔子似的,叁瓣嘴怎么都停不下来
      他用手枕靠后脑,玩着她头上的白绒小球,温暖的绒球在手心中微痒
      片刻,少年墨眸深处溢出昳丽的流光,“怎样,想好了吗?”
      刚才温度骤升,少女身上的衣裙早就浸湿,半透的薄纱紧紧附在她的身上,那对饱满的胸在雪纱之下不断起伏,衬得美人又纯又欲
      秦子恒看得仔细,除了脸上的细榄血管,肌肤覆上的绯晕,她的锁骨,耳尖,手指之间,满是诱人的春欲之色
      偏她不知,只要紧张就会舔动自己的嘴巴,不知自己有多诱人,软唇微张
      兔子好像想到了办法,小心翼翼的抬眸,跟刚出洞的小兔一样谨慎
      两人身体相贴,她的小逼还时不时的蹭过自己的鸡巴,少年眼中的溢彩又被沉色吞没,唇边的笑意却是越渐放大,“你想好了”
      徐右右被看得心慌,不适的想要挪动身体,屁股却被他再次狠狠拍打
      隔着衣裙,少年掌住她的肉臀,带着往鸡巴上用力磨蹭,语气带了冷意,“就这么喜欢蹭,那我来帮你”
      少女一惊,抓着他的衣服,只知道无助的看他,用着毫无攻击性的语言骂他,“秦子恒,你,你不要脸”
      秦子恒舔过她的脸,又在她耳边喘气,“不会骂人了吗?像以前那样,骂我杂种,骂我狗啊”
      少年双手用力,雪裙被他撕出裂口,他便从那裂缝中探了进去,另一只手沿着她的小腿往上,在裙下显动痕迹,他就是这样,在裙下也要,撕开裙子也要
      滑腻的臀肉在他的手下被玩弄揉搓
      “我是脏狗,我是畜生” 秦子恒毫不在乎的说完,轻轻笑出了声,俯身咬过她的香唇
      少女低声抗拒,他就用舌头舔弄她的唇齿,让她再说不出话,交缠呼吸间,秦子恒睁开了眼,“想好了吗,打算怎么骗我?”
      声音断断续续,掺着情动的哑然
      不等她的回答,少年单手圈住她的腰身,手指顺着臀缝往下,就着绵腻的水液插进了小逼,吸咬少女的小舌,卷过她口中的津液,再渡过自己的唇液,强迫似的让她吃了进去
      搅动水逼的黏声响起,秦子恒勾着手指按压穴肉,身上的人软着身子,无力痉动着屁股
      少女哭着骂他,学着他刚刚教的那样,尾音浓春,畜生公狗这样的词语倒是让他快慰得不像话
      少年发狠一样的拍打她的臀肉,边打,手指在菊穴和小逼之间徘徊,酥麻的快感堆积,少女想要大声叫出,却被用力堵住唇瓣亲吻,被迫同他肆然亲昵
      她只得扭动身子,唇液不断从两人中间流下,堆积
      水逼被玩得嫣红一片,流出的淫水浸了他衣服大半,秦子恒喘着气,抓着她的屁股分开,不断吐出骚水的嫩逼蹭弄鸡巴
      “骚货” 少年暗着眸色骂了一声,眼尾春冶同沉意交迭
      徐右右还在坚持的骂他,“秦子恒,你这个,你畜生”
      秦子恒的手指沾了她的水液,顺畅的插进了菊穴之中,她对那处似乎十分敏感,竟是抖着身子一下泄出了骚水
      他坏心的将手伸到她的面前,“看看喷了多少,整只手都是你的逼水”
      舔下手间的水液,少年将她按进怀里亲吻,低下了头嘬吃起了大奶,软腻的奶球被他用尖齿磨弄,留下泛红的手印齿痕
      握着她的手,他笑着带过握住他的鸡巴,撸了几下,少年埋在她的颈间粗喘,湿热的马眼被她的指甲轻轻一刮,射了出来
      乳白的精液染了少女满手
      “说啊,不说的话,那我可就在这操你了”
      秦子恒扬笑,用衣服擦干净了她的手,抚过她的湿发,贴脸言道,“告诉我吧,知道多少?”
      徐右右心想这都是什么事,她露出屈辱的表情,兔子红着小脸憋气,“你怎么知道的?”
      少年听罢,爽澄的笑出了声,胸膛传出的动静震得她的手疼,他笑得停不下来,透莹的眼映照着她的模样
      秦子恒缓缓言道,“我不知道,我骗你的”
      “……”
      徐右右哦了一声,被自己傻得说不出话
      人傻,就会被骗,这话说得真好
      她已经在心中默念,系统,我的确太过拉垮,等我死了,你一定要亲眼看着下一个女人狠狠玩弄这逼的感情
      谁能把他玩崩溃,我一把子支持了先
      系统,“宿主,你别再改男女主的剧情线就行,我求求你了”
      徐右右反驳,“爹的,明明就是他们不按剧情来走”
      想了一想,她又补充了句,“哦不,还是有个张瑜颜还是在走剧情的”
      系统,“宿主,明明就是你的问题,你太拉垮,我下线了,勿扰”
      “……”
      秦子恒见她不说话,捏过她的下巴,“在想什么?”
      徐右右不想看他,视线落到了少年优美的颈部线条,“在想,我真太好骗了”
      外面烈火炎色,洞内唯一的绮景被他占了去
      少女身上的汗珠被少年仔细舔去,秦子恒像个变态一样,克制又侵夺的吻过她的肌肤,垂眸闻着她身上的味道
      火势渐小,少年执起她的双手,当着少女的目光舔过她的指缝,又用舌尖滑顶她的指腹,银铃簌簌
      秦子恒抬眸看她,黑眸热沉,“我是你的”
      我是你的,脏狗畜生
      “所以,骗我也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