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攻略病娇失败怎么办

  • 阅读设置
    眼中人
      少年的黑色发带扬动
      火色褪去,少女眼中重新映上青绿草地的翠,她气急败坏的咬了一嘴他的手指,“秦子恒,你占我的便宜,还诈了我”
      指上水痕被他舔进嘴中,秦子恒的唇边掠起几分悦意,声音清悠懒然,“那么,你打算同我说吗?”
      她的眸里浸着被人疼爱的涩羞,坐在他的身上,抱手将脸偏向一边,表情傲气又软娇,“不说,你这么聪明,自己猜吧”
      他微微一笑,棱眼似云团若现的缘缘皎月,晃闪着银辉
      没再为难她,秦子恒拿下那两个不小心被他弄脏的绒球,溅上去的精液已经透了进去,浮出淡淡的腻色
      少年可惜的暗叹一声,将毛绒收进衣中,清浅的目光落在她的脑袋上,回去给她重新买两个好了
      他又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件衣衫,虚虚披在她的身上,这个戒指远不如她手上的那个看着精致
      铜戒微微生锈,陈旧简陋,是身上没有多少财物的人才会用的,稍微富裕一点的修士都不会选择这个最寒碜的储物戒
      手下传来她细弱的动静,他摸着银铃看她整理发饰,忽的想起
      再过些日子便是深冬,会比现在再冷一些,往年还在徐府的时候,一到深冬她便会手脚冰凉,使什么决术都不管用,刺得晚上睡不着觉
      少年黑长的眼睫翩动
      他敛下了眼,只见那只毛绒绒软乎乎的白兔,穿着他的衣服,仰头靠着他,这个角度刚好能够看见她的鼻尖,点了粉脂似的
      徐右右整个人都挂到少年的身上,“走不动了,你抱我吧”
      秦子恒轻轻应了一声,打横将她抱进怀里
      他伫于洞口,忽然低头问道,“我们会一直在一起吗?”
      就像,现在这样
      徐右右没有在意,懒懒敷衍着他,“当然会呀,只要你还是我的”
      “徐师妹 ! ”
      苏若月跑了过来,“你们没事吧,都快吓死我们了”
      徐右右跃跃欲试,想要再挑衅一下女主,想要大胆点炮
      她仰起下巴,“我们没事,我们可好了”
      又故意用头蹭动秦子恒的下巴,“师姐,师弟真会照顾人,若是没他,我可能已经被烧成灰了”
      徐右右抬眸看向苏若月,她就不信了,这样女主还能忍她
      谁知苏若月只是转着水诱眸瞳,轻笑出声,“师妹,你真可爱”
      “……”
      我这么努力,不是想要获得你的一个可爱评价
      徐右右从秦子恒身上跳了下来,干干回道,“不可爱,师姐你更可爱”
      苏若月如今望她的眼神,同那看小动物的无异,可爱想捏
      读出这样的信息,她别扭的挪开视线
      徐右右抓着衣服领口,腿间的水液顺着滑了下来,湿腻的骚水流过肌肤,带起阵阵痒感,她难耐的夹蹭双腿
      少女脸上绯云似幻,指节泛白
      秦子恒笑,隔着衣服轻轻拍打她的屁股,低头沉声,“主人可要忍着,被他们发现就不好了哦”
      从前徐柚柚便是强迫秦子恒这样唤她的,说什么都要加上主人,因为他的眼睛好看,徐柚柚还要求他说话时要看她
      训狗一样,做得好就给奖励,做不好就打骂
      徐右右觉得羞耻,嗔嗔看他一眼,“疯子”
      众人走了过来,张瑜颜看见她身上的黑裳,不禁惊叹,“徐师妹,你这裙子是被火烧没了一半啊,怎么变成几片零碎挂在身上”
      话语落进严穆耳中,蓦然定视,少女身上的黑衣不是身边少年的又是谁的
      他稳下气息,“适才为何没有跟上”
      秦子恒笑着解释,“抱歉,是我不小心跌了一下,师姐为了护我便也没有进屋”
      张瑜颜啧啧作声,“怕不是你们故意寻了个地方说悄悄话吧”
      少年的双手无措摆动,“师兄,我们没有”
      这样才更气人呐
      无措的少年莞尔,眼边沉落瑰色
      付行仍是清冷无声的模样,站在张瑜颜的身旁,黑雾似的双眸被长睫遮掩,他低头看着草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再又看向严穆,少年的表情有些羞怯,“师兄,你们别误会,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徐右右叹了口气,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说话好了
      总算感受到了气氛不太对劲,张瑜颜硬生生的将话题转开,“对了,在屋中的时候,那位曹修士同我们说,城庆之景会在每夜幻化”
      “我们可以明晚前去”
      抓着付行的肩膀,他乐乐呵呵的道,“虽然妖物横行,可是有小行和严穆,只要不惊动他们,我们还能欣赏一下城庆的花灯”
      徐右右听得心不在焉,这么一会儿,水穴和胸乳又涨又痒,比刚才的感觉还要强烈,可她只和秦子恒接触过,怎么想都觉得是他在使坏
      少女面若春桃,手指发抖,堪堪抓住少年的衣服,“我不舒服”
      他偏头看她,却是不语
      像只蛰伏于夜的野兽,静静等待着圈养的白兔向他求饶
      她咬唇祈求着他,“快不行了”
      少年一笑,将她抱进怀里,朝着几人歉声,“我先送徐师姐去休息吧,刚才火势甚大,她现在需要休息”
      动作那么自然,那么熟练
      付行终于抬头,望着两人的背影,他脸上的平静渐渐破开,刚才那片青绿草地,少女柔白的脚踝上挂着金铃,几滴清透的水液流下,为她雪玉似的肌肤添上幻色
      他重新垂下了头,她不是对自己很热情吗
      付行自虐似的,不断用指甲刮过手心,刺痛平了几分愠息
      张瑜颜拖着他往前走,叽叽喳喳的道,“我说小行,从刚才你就像个木头,你怎么回事”
      付行抽回手臂,昂宇眉头微皱,“我后悔了”
      后悔,不该在她靠近的时候,对她那么冷漠-
      首-发:rourouwu.info (po1⒏ 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