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酷S誘M(1v1 H)

  • 阅读设置
    惹火
      张默的公司刚完成了一宗案子,利润也不错,她作为老闆,自己赚了不少的同时,也要让大家高兴高兴,张默便决定请全公司的员工吃一顿饭。
      她正在拿着手机在看订哪家餐厅比较好,温涵瑋凑了过来看,他好奇地问:「你想出去吃饭吗?我们去吃西餐吧,你挺喜欢的啊。」
      张默如实回答:「我这是要请公司的人吃饭啦,之前那宗案子,大家都辛苦了。」
      他马上雀跃地説:「那我也要去,带上我嘛。」
      张默顿了下,纠结地説:「这样不太好吧……」
      温涵瑋眼中的期待一下子都熄灭了,他反问:「有甚么不好的?你公司的人都认识我了啊。」
      张默努力的解释:「我不是不知带你去,可是这次只是员工聚餐。他们都不带伴侣,只有我带你去,会有点奇怪。」
      温涵瑋听出了她语气中的拒绝,他的脸色一下沉了,冷声道:「我知道了,你自己去吧。」説完,他便气鼓鼓地回了房间,留下张默自己一个人在客厅。
      张默订好餐厅,和员工们约好了时间,才起身走回房间,她刚走进房间便看到被子鼓起了团,还一颤一抖的,她心中的警报立刻响起,生怕温涵瑋哭了起来。
      她走到床边,小心翼翼地在被子上轻轻地拍了几下,柔声道:「宝贝,怎么了?」
      温涵瑋带着哭腔答:「我委屈了。」
      张默知道他是惹脾气了,只能自己耐心地哄着,她将人从被子里捞出来,捧着他的脸,一下一下地在他的脸上吻着,啄走他的泪珠。
      她先是为他拭去眼泪,再说道:「不要哭了,我会心疼的。」
      温涵瑋却像个孩子,倔强地説:「我才没有哭,我没有!」
      张默小力地捏了下他的脸,笑着説了句:「小哭包。」
      温涵瑋赌气般转过身去,不再看她,张默不敢再惹他,她也不説话,只是伸手探进他的睡衣,细细地拂摸着他的后背,他轻呼了一句:「你在做甚么啊?」
      张默在他耳边,带着笑着答:「我在哄你啊。乖~宝贝,叫主人。」説完,便将他的衣服往上撩,在他的背上,亲着,咬着,舔着。
      温涵瑋便她弄得有点痒,投降道:「主人,不要舔啦。」
      张默用手指在他的腰间点了点,故意问他:「嗯?真的不要嘛?宝贝的腰间都泛红了呢。」
      她抬头一看,又补了句:「连脖子和耳朵都红了,害羞了吗?」
      温涵瑋被她逗得羞涩难耐,却又想到自己还在生她的气呢,绝不能让她那么轻易就哄好,便嘴硬地説:「我这是气红的,哼,我还生你的气呢。」
      温涵瑋看不到在他背后的张默勾起了坏心的笑,她假装遗憾地开口:「这样啊,那我也不惹你了,宝贝别生气哈。」説完,她还体贴地将他的衣服弄下来,整理好。
      听到温涵瑋不满地哼哼几声,张默得逞地笑了笑,她也不讲话,只是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平躺着。
      张默不小心瞄到了他起了反应,忍着笑着,给他盖好被子,亲了下他的额头,尽量放柔了声音,甜甜地説:「晚安,我的宝贝。」
      温涵瑋眼睛紧紧地瞪着她,嘴上却不理她,只在心中暗道:这个大坏蛋,撩了人又不给,坏透了!张默关了灯,便也躺了下来,她刚躺下去,便被身边的男人用力地抱着。
      温涵瑋故意在她身后顶了几下,隔着被子,她都能感受到他的炽热,张默只是嗯了一下,不敢再去点他身上的火。
      温涵瑋却还含上了她的耳朵,报復似地轻咬几下,嗔道:「主人坏。」
      张默被他弄得敏感了起来,声线不太稳地道:「宝贝,我怎么坏了啊?」
      温涵瑋将她搂得更紧,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一下,他沉着声音説:「主人,你感受不到嘛~」
      张默却只管装傻,她在温涵瑋的手臂上画着圈,无辜地説:「可是我的宝贝还在生气呢,我不能乱来啊。」
      温涵瑋学她刚才的动作,亲着她的后颈,手也悄悄地从她的腰间,慢慢上下游走。
      张默宠溺一笑,不小心喘了一声,红着脸问道:「宝贝,想要嘛?给你。」
      温涵瑋却调皮地摇摇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规规矩矩地抱着她,软呼呼地答:「不要~晚安,我的主人。」
      张默在心中吐糟:这个诱人精,可真的是一点亏也不吃啊。
      见温涵瑋没有再摸她,张默玩心大起,一下一下地向后靠,故意碰到他敏感的地方而不説,温涵瑋只是轻轻地呻吟了几下。
      她小声地説:「睡吧,我的宝贝。」説完,她自己却不睡,反而是不停地蹭着他。直到温涵瑋受不了了,他翻过身来,将张默压着,闷着声説:「不要再蹭啦,明天我还要上班。」
      张默被他压得动都动不了,只能乖乖点头,两个人在难耐之下,好不容易才闭上眼睛睡觉。
      ·首-发:po18f.cоm (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