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我在古代当咸鱼

  • 阅读设置
    分卷(68)
      萧善揉了揉有些发痒的鼻子,然后他看着皇帝无奈的说道:父皇,你是皇上,是天子,整个天下都是你的,你做什么决定都可以。你说让,那二哥能有什么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坐上去。你说不让,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毕竟做太子和做皇帝还是有很大不同的,二哥需要向你学习的地方太多。
      还好,不管二哥坐在哪个位置上,你身强体健,能在一旁指导着二哥不走歪路,儿臣觉得这是最幸运不过的事了。
      皇帝可没想到能从萧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这就跟狗嘴里终于吐出象牙了一样稀奇。
      萧善这话的意思就一个,他是皇帝,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回答皇帝还算满意,看到萧善一脸疲惫浑身上下写满了憔悴二字,加上他喝了药也想休息,于是又同两人说了会话就把两人给打发走了。
      两人刚出殿门,萧荣就走了过来,知道皇帝睡下了,他的脸瞬间臭了起来,他朝殿内无声的拜了拜。而后瞪了萧善一眼同萧锦说了句场面话就离开了。
      对他的行为,萧善并没放在心上。
      在送萧善出宫的路上,萧锦低声呵斥:你在父皇面前也太敢说呢,都当爹的人了,怎么还这么随性。
      萧善终于把卡在喉咙里的哈欠打了个出来,他道:二哥,我就这性子,父皇清楚。这话我要是不说,那能把我给憋死。我就是实话实说,等父皇身体好了,神智清明起来,这事也就过了。
      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萧锦道:以后莫在我面前提这个字眼。
      萧善点了点头问:父皇的身体怎么样,怎么就突然病了?身边怎么没有人?按规矩来说,皇帝生病后宫嫔妃要侍疾的。可现在,殿内并没有这些人的影子。
      萧锦道:一开始是天热贪凉,本就有些肠胃不适,加上持续坐朝,又中了暑。后来就起了热,就这么断断续续的病着。
      父皇不想后宫的人伺候,就免了侍疾之事。苏御医说,父皇有些心火郁结于心,散开病也就能好上一大半。
      萧善想了下道:那我明日带着明明入宫见父皇。
      萧锦笑了:父皇心里一直挂念着明明,你带入宫,他老人家一高兴,这病说不定就好了。
      萧善点点头。
      等他回去时,明明已经睡下,谢追在等他。
      他冲了个温水澡,拉着谢追躺在床上补眠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码字时有点晚了,更新也晚了点。
      白天继续哈~
      第91章 091
      萧善这一觉睡得很沉,第二天等他睁开眼,只觉得浑身疲惫不堪,又酸又麻,这些天实在是累的太狠了。这种情况也不是一夜休息就能调理好的,需要慢慢来。
      萧善醒来的时候,谢追还在睡着。他没有动,静静的躺在那里看着怀中沉睡中的人。
      大热天的两人贴在一起更热,不过都习惯了这种姿势,要是每晚不这么挨着,总感觉少了点什么。风从敞开的窗户吹进来,虽是热风,但也让人舒坦不少。
      萧善躺在那里想想这想想那,不知道过了多久,谢追动了动身体。他朝这人看去,只见谢追的眼睛颤了颤,缓缓睁开。
      刚醒来的人眼神总是会有些茫然和无措,谢追也不例外。虽然他眨眼的时间已经恢复清明,但萧善就喜欢看他难得迷糊的样子。
      看到萧善醒了,谢追准备起身,萧善拉着他道:孩子还没醒呢,多躺一会儿。
      谢追起身的动作没了,他道:王爷醒了怎么也没叫我,今日不是要带着明明入宫吗?
      时间还早着呢。萧善看了看天道:明明要是睡眠不足,我们抱他入了宫他也是闹腾。父皇身体不适,听着他吵闹的声音肯定会心烦,还不如等明明睡好吃饱去见父皇。
      谢追知道他说的这些都是歪理,但很奇快的是,他就喜欢萧善这些歪理。
      两人躺着说着家常话,直到肚子饿了方起身。
      萧善坐起来的时候只觉得骨头架子都要散了,他在心里暗下决心,等过了这几天,他一定要当两天宅男和咸鱼。
      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那种,谁要在那个时候给他找事,那他就翻脸。
      萧善想这些想的美滋滋。
      洗漱时心情难得高昂了两分,在两人出门用膳时,奶娘把明明抱了过来。
      据奶娘说明明睡得很早,起来的也很早,但很懂事,并没有大吵大闹。而且对陌生的环境,表现出很大的稀奇。
      萧善听了这话,瞬间觉得明明就是全天下最讨人喜欢的小天使。
      等萧善和谢追用过早膳,又给明明收拾了一番才入宫。他们出门的时候,已经半晌午的光景。
      到了宫里时间已经不早了,皇帝刚喝过药,神色有些恹恹的。
      萧锦给萧善使了个眼色,表示他们来的有点晚,皇帝从醒来就一直在等着,等到现在都有些不耐烦了。
      萧善假装没有看到皇帝难看的脸色,他直接把明明放到皇帝手边笑嘻嘻的道:父皇都是这小家伙今日起床起的太晚了,要不然儿臣肯定会早早的抱着他来看你。
      谢追在一旁听得心直抽筋,明明是大人起晚了,非把错误编排到孩子身上。也就明明现在年幼不会说话,给他安排什么罪名他都得认。
      萧善好不心虚,他继续道:父皇你看明明,可爱吧。
      皇帝根本没听萧善再说什么,他最小的孩子就是萧羡,如今也是半个成年人。更何况即便是第一个孩子萧荣,他也没有亲自抱过。
      此刻被明明柔软的小手一碰,皇帝浑身僵硬起来,他甚至动都不敢动一下。小孩子太小太软,他有种一碰就碎的感觉。
      明明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他在云南时常被萧善带着到人群里,所以并不认生。
      此时他睁着大大的双眼看着皇帝嘿嘿的笑了起来,而后他做了一件寻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他爬啊爬,爬到皇帝身上,然后伸手拽起了皇帝的胡子。
      拽的皇帝脸皮一个劲儿的抽筋,萧善也被吓了一跳,明明一直很乖巧,顶多是躺在床上吃脚指头,这还是他第一次拽人呢。
      萧善有些尴尬,暗搓搓的上前准备把孩子抱走。
      他想这么做,但明明不乐意,他抓着皇帝的胡须不丢。最后还是皇帝横了萧善一眼:你到一边去吧。
      明明很捧场的嘿嘿笑了起来。
      他长得好看,虽然这一路被晒黑了一点,但底子放在那里,那无辜的眼神望着皇帝,把皇帝看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皇帝把孩子掐在自己身上,好生逗弄了他一会儿。
      萧善几人就站在那里看皇帝逗孩子。
      小孩子的精力到底不大,加上今天起得早,玩了一会儿后明明就困了。
      他打了个哈欠趴在皇帝腿上睡着了。
      萧善小声道:父皇,孩子睡着了,我把他抱回去。
      皇帝看了他一眼不悦道:都睡了还抱什么抱,抱来抱去都把孩子给闹醒了。就让他睡在朕这里。朕也累了,你们都退下吧。
      看着皇帝一副赶人离开的模样,萧善和谢追相互看了眼,然后同萧锦一起退下。
      出了殿门,萧锦道:孩子要睡上一个时辰,你们到我那里坐坐吧。
      萧善想了下觉得也只能如此,毕竟他们成年皇子总不好在宫里晃悠,于是便拉着谢追去了东宫。
      吃着冰镇的西瓜,喝着凉茶,心里凉滋滋的。
      萧锦等他吃喝舒坦了问道:在云南怎么样?
      萧善给谢追添了杯茶道:还行,二哥以后有空的话可以去云南看看,景色同京城不一样。
      嗯,以后会去的。萧锦说着这话又问道:谢将军的身体怎么样了?
      谢追接口道:多谢太子关心,父亲的身体已无大碍。这次跟着他们回来主要是想知道谢沉的想法。
      谢沉对自己的婚事避而不谈,无论谢随如何追问他信上都没个回应。
      谢随这次回来也是想知道他到底什么情况。
      萧锦点了点头,萧善又问起皇帝的情况。
      萧锦:苏御医今日把过脉,说父皇是内热,昨日按时喝了药,内火消了些,再喝上几副药想必就无碍了。
      萧善松了口气,萧锦看他这模样忍不住问:你打算等父皇病好就离京?
      他可是知道,萧善这次回京行礼带的不多,根本不像要长住的样子。
      萧善道:怎么会,现在这么热的天,我带着孩子来回奔波那不是让孩子受罪么。怎么着也得等天凉一些了再启程回去。
      萧锦点了点头,心道,天凉之后就赶上了他立太子妃,萧善总要等到他成亲后才离开,时间拖拖拉拉间也就到了年底。
      天寒地冻怎么着也得来年开春再回去。
      算算还有一段时间呢。
      萧善和谢追在东宫呆的差不多有半个时辰,然后常乐就找来了。
      常乐看到他们都快哭了,他苦着脸道:王爷王君,你们快去看看吧,小公子尿了皇上一身。他伺候皇帝这么久了,萧明钰做下的事可是宫里头一份。
      话说刚才明明睡着睡着突然别这样来回扭动着,皇帝还以为他是做噩梦了,刚把人抱起来准备拍醒,明明就尿了。
      皇帝手上一热,瞬间被吓了一跳,看清楚场面后,他直接懵逼了。常乐听到动静进去时,皇帝还正呆在那里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呢。
      皇帝去洗澡,宫人给明明换了衣衫和床上的被褥,被弄醒的萧明钰还在那咯吱咯吱的笑,就好像自己做了一件非常伟大的事。
      他笑的常乐腿都软了。
      常乐是怕了这个孩子,所以趁着皇帝洗澡的时间赶快来寻人,他怕过一会儿孩子会做出更过分的事。
      萧善和谢追听了他的话相互看了一眼,他们都知道明明吃喝拉撒的规律,所以明明已经很久没尿床了。没想到刚回京就给皇帝来了一遭。
      萧善摸了摸鼻子心道,这下皇帝对孩子也没过滤镜了,他们还是把孩子赶快抱回家吧。
      萧锦同二人再次赶回皇帝那里,他们去的时候皇帝已经洗好澡,明明正在撇着嘴哭。周围都是宫女内监,无论怎么逗弄他就是一直哭。
      萧善过去把孩子抱起来道:这孩子起床气有点大,有点认生了。
      这话很真,因为他刚把孩子抱起来,明明闷头在他怀里闻了闻,感受到熟悉的气味,他立刻不哭了。不但不哭,他还乐了起来。
      一脸笑,眼角还挂着泪,让人看的心里一抽一抽的。
      萧善把孩子哄好递给谢追,然后走到皇帝跟前笑道:父皇没事吧。
      皇帝瞪了他一眼道:行了行了,天热你们带着孩子回去吧。他这个殿内有股药味,就算通风也没有全消。
      孩子在这里睡不安稳也正常。
      萧善道:那儿臣告退。
      皇帝嗯了声又勉强道:以后带着孩子多走走,免得太认生。
      明明不认生,皇帝这是想多见见孩子又不好意思说,所以才这么开口。
      萧善心里清楚忙道:父皇说的是,儿臣知道了。
      皇帝这才让他离开。
      至于萧锦,皇帝想要过问他一下朝堂上的情况,就把人给留下了。
      萧善和谢追带着孩子直接从宫里回去,并没有去看望皇后。
      谢追现在也彻底想明白了,一些事发生了就发生了,他们能改变的太少。
      其实对皇后甚至顾家来说,即便萧善真的是皇后之子,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更换太子人选,他们也做不到。
      他们从一开始就把人脉资源投到了萧锦身上,完全忽视着萧善的存在。这个时候萧善横空而出,即便萧锦愿意退让,他们也做不到全心全力。
      当初萧善临行前去见皇后,不只是劝她,更多的是帮她做了个选择。
      是萧善不愿意做太子,不愿意成为皇后的嫡子,同她们都没关系。所以日后她可以安心当她的皇后甚至太后。
      他们之间就如同以往就好,退不开,也没必要太亲近。
      回到自己的地盘,明明很快又睡着了,谢追把孩子放回床上,然后叫了水。
      大热天,动一动就一身汗,身上黏腻的很,总想时时泡在水里。
      这次回京,他就一个感觉,还是呆在云南好。在那里根本不用守那么多规矩,日子也不用过的这么惊心动魄。
      洗过澡,躺在丝竹编织的凉席上,萧善去洗,洗之前还在那嘟囔着他听不懂的东西。谢追有些犯困,他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哈欠,然后给明明整理下衣服,就闭上眼睡了。
      睡着前,谢追隐隐还听到水声在哗哗的响着。
      明明很热的天气,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觉得身上很凉爽。大热天有这样的感觉太舒适了,他就好像在做一场美梦。
      做梦?谢追的心猛然跳动两下,蓦然那么一紧,他猛然睁开眼。
      他第一反应是看看身边的明明,看到孩子正睡得安好的躺在自己旁边,谢追松了口气。然后再次抬头,看到自己所在的地方,他整个人都僵在那里。
      他这是到了什么地方?
      在没摸准情况前,谢追第一反应是把孩子抱在怀里,然后不等他喊萧善的名字,就听到了脚步声。
      作者有话要说:  在慢慢收尾中,明天继续~
      第92章 092
      谢追神色戒备的看着发出声响的地方,只见一道很奇怪的门被拉开,然后用白色大细巾裹着下半身的萧善出现在眼前。
      看到萧善的一刹那,谢追狠狠松了口气。不管这个地方如何怪异,只要他们一家三口在一起,那他就无所畏惧。
      比起谢追的淡然,萧善神色似喜又悲,他明明在王府的偏房洗澡。只不过有些累有些热,在浴桶里闭着眼休息了一会儿。
      结果等他再次听到水声,发现自己回来了。他心中一慌,随便裹了条浴巾,推开浴室的门就看到了抱着孩子神色警惕的谢追。
      他真没想到,谢追和孩子也同他一起出现这个时代,这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心里浮起各种想法,萧善飞快把脸上的情绪收敛起来,然后一步一步走到谢追身边。然后他俯身抱过明明小朋友,把他放在床上,很温柔的给他盖上薄被。
      做完这一切,他才挨着谢追坐下。
      谢追定下心问:这是这是什么地方?是四方的房子,米色的墙,还有各种他不认识的东西。这一切的一切实在是太古怪了,同他记忆中的房间没有一点相似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