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侵占伊敦恩(强制H)

  • 阅读设置
    35.伊敦恩的苹果(4)
      1.
      叶姝的意识从混沌中清醒,而随之伴随的便是胸口的沉闷以及膝盖和手掌的钝痛。
      吵闹声越来越大,大到她好像置身于巨型的蜂箱口,她想要张口求救但是喉咙却被紧紧扼住一般。
      夏日的阳光把整个塑胶跑道都晒得发烫,叶姝躺在地上就是一条离了海水的鱼,高温就快要把她燃烧蒸发。
      可突然,她被人小心翼翼放置在一个宽大的怀抱里,而耳边随即也响起那个熟悉的声音。
      “担架什么时候到!”
      “都疏散开来,现在人群太密集了!”
      虽然叶姝知道,纪岱朝一向冷漠,听到对方用近乎愤怒的语气讲话还是让她有些陌生。
      毕竟在她的心里,纪岱朝应该是永远波澜不惊那样。可是她又随即记起,纪岱朝就是变态,他有太多她不知道的事,这点反差又有什么好好奇的?
      只是下一秒,她看到那个人低头,看向她的眼睛里全是担忧和疼惜。
      不知怎么的,原本闷在喉咙里发不出的呜咽声在看到纪岱朝的那一刹那便悉数抖落出来。
      “呜呜呜好痛,真的好痛啊…”
      纪岱朝听到小狗哭着喊痛更慌张了,他对自己冒然就把人抱起感到后怕。
      “我知道我知道,你乖,现在按照我说的做,准备好了吗?”
      他不能把惧怕外显,这样只会让叶姝更失控。
      叶姝的汗水已经把衣服打湿了,额头上的汗水顺着鬓角流到了轻轻抚摸着她脸颊的手上。濡湿的触感让纪岱朝不得不使巧劲把怀里的人固定的更牢固些。
      早已止不住眼泪的小可怜咬着唇点点头,她不敢松口,因为她怕纪岱朝再说两句自己会哭得更大声。已经知道自己身处什么窘境的少女恢复了刚刚暂时丢失的自尊心,发生这样的事,叶姝甚至自暴自弃自己为什么没有直接晕过去。
      纪岱朝伸手把小狗的泪水和汗水擦了擦,他沉着地说道:“好,现在先慢慢吸气,然后在慢慢吐气。不着急,慢慢来。”
      叶姝听着对方的指令放缓自己急促起伏的呼吸,随着对方一遍又一遍的耐心重复照做。不过几下,原本快要跳出胸腔的心脏也渐渐正常了起来。
      纪岱朝感受到怀里人不再颤抖,心里放心了些。
      “做得很好,现在什么都别想,保持正常呼吸,我会一直陪着你。”
      叶姝还在哭,只是堵在胸口的闷气正在慢慢消失。她委屈又害怕,手脚传来越来越清晰的疼痛感让她又娇气起来。
      “纪岱朝…我怕…我的脚好痛呀,是不是断了?我想回家呜呜…”
      总端着姿态的人此时此刻却把一贯的模样丢弃,为了安慰受了好大委屈的小狗,纪岱朝甚至想亲亲小狗哭肿的眼睛。
      “别怕,我在这里你不会有事的。校医马上就到,再忍一忍好不好?”
      叶姝看不得纪岱朝这么温柔的模样,因为她无法拒绝这样的纪岱朝。即使她深深地明白,纪岱朝是变态,是恐怖侵占她的猥亵者。
      “嗯…你不许走!”
      连凶人都可怜兮兮的,叶姝蹙着眉毛对着纪岱朝小小声威胁。
      而被威胁的人只是笑着,眉眼里全是对小狗的纵容。
      2.
      校医务室距离操场是有一些距离的,虽然开办运动会会有值班校医和志愿者待命,但是担架这类的东西却因为学校的忽视导致出现较为严重的状况却没有到位。
      直到远处志愿者和校医向他们跑来时,周围的老师和选手才从刚刚奇怪的氛围中脱离出来。
      被一个学生震慑住……虽然体育老师不想承认,但是那个此刻跪在地上安慰受伤学生的男生,在刚才确实有着比肩成年人的威信。
      “臭小子。”
      体育老师又看到受伤的女孩儿和男生的互动,心下不免感叹到底是年轻人。
      校医半蹲在叶姝身边,现场给她做了简单的检查,排除了对方有骨折的可能。她正要指挥志愿者帮忙把受伤的人挪到担架上,一旁密切关注着一切的人主动把这个任务接到了自己身上。
      “还有什么注意事项吗?”
      校医欲言又止,看了看不愿松手的两人,最终还是默许了这个行为。
      纪岱朝把人放到架子上后,立马牵住了小狗的手腕。因为是双手着地,小狗的手心的擦伤尤为严重,为了让她安心,也是为了不吓到对方,他一直把她的伤处都遮掩着。
      因为叶姝是个胆子比猫还小的笨蛋。
      而第叁名也被抬起跟在他们的后面,纪岱朝不经意地瞥了一眼,眼里的冷意丝毫没有隐藏的意思。
      一行人离开操场终于到了校医务室,叶姝被放在病床上,摔疼的双腿一直在微颤。
      “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的,只是外伤严重了些,现在我先给你们消毒上药。回家后实在不放心可以去拍个片观察一下。”
      校医仔细检查后终于放心,这个程度的摔伤放在皮糙肉厚的男生身上可能没有这么严重,只是今天天气实在大了些俩孩子都有些中暑的迹象。加上都是细皮嫩肉的女生,所以伤口看起来要吓人的多。
      上碘伏的时候叶姝一个劲往纪岱朝怀里钻,她的双手都要上药,刚刚攥住纪岱朝的衣角没有察觉到,现在她才知道自己的下半个手掌全蹭破了。
      “忍一忍,再忍一下。”
      纪岱朝从没有这么烦躁过。小狗呜咽着啜泣,因着自己的面子使劲憋着,但是他知道对方肯定很痛。
      上涨的暴戾和其他负面情绪使得纪岱朝的愤怒无处发泄,但此刻他却只能把所有不好的表情隐藏起来。
      怕吓到她。
      终于上完了最后的消炎药,而小狗的声音都已经沙哑了。
      她小声问一旁的人:“全都弄好了吗?”
      纪岱朝摸了摸叶姝的头顶回答:“嗯,好勇敢只哭了一小下。”
      叶姝有些不好意思,她知道纪岱朝是真的在夸她勇敢,就是因为对方很正经地夸赞,所以让她觉得自己是个小孩。
      不过担惊受怕还负伤的娇气包也隐隐感到欣喜,她本来就很坚强的!
      待其他无关人员离开校医室的时候,纪岱朝执意留下。他拿出电话,准备给家里人打个电话。
      虽然校医说得很轻巧,但是他一贯不会轻易相信他人,他要亲自确认叶姝相安无事。
      而这会儿冷静下来的叶姝终于可以确定,纪岱朝的身上,果然有那个味道。
      虽然很淡,但是当距离足够亲密的时候,那股香味还是被她察觉。
      纪岱朝原来就是他……
      叶姝垂眸,夏蝉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挂在了树干上,聒噪的鸣叫声从窗外的大槐树上传到了不大的休息室里。
      “一辆救护车就够了,到时候和老师沟通一下……”
      叶姝在纪岱朝挂断手机的瞬间突然说道:“我不想去,纪岱朝,我不想去医院。”
      这是叶姝第一次用这么正经的语气拒绝对方。
      纪岱朝以为是对方不舒服,只是轻声问:“还痛吗?坚持一下,一会儿去医院再检查一下好吗?”
      可一向被他这幅温柔无害模样迷得找不到北的人这会儿却是出奇的冷静,对方像是鼓起了最大的勇气。
      叶姝抬头很坚定的看向纪岱朝,最终还是开口说:“是我不想去,我想留在学校。”
      纪岱朝的直觉告诉他,什么事情正在崩坏。
      3.
      纪岱朝没有再去操场,他来到了老地方。
      天台没有任何遮挡物,毒辣的日光肆无忌惮地舔舐着人类暴露在阳光下的每一寸肌肤。
      汗水濡湿了他的衬衫后背,但纪岱朝却像是感觉不到热一般,只是面色冰冷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就在休息室,纪岱朝从叶姝的表现来判断,对方貌似发现了很重要的事。
      而手机里收到的备用号的短信证实了他的猜想。
      ‘器材室,我要见你,不许换衣服。’
      纪岱朝把手机盯着看了很久,最终嘴角扯出一个弧度。
      什么时候暴露的?和衣服有关的话……
      纪岱朝闭上眼,而后他把前襟扯到自己鼻尖下嗅了嗅。
      果然,百密一疏。
      该夸对方果然是小狗吗,找线索都靠嗅觉。纪岱朝变态般地笑了笑,心里对自己的小狗夸赞着,又不免后怕起来。
      叶姝会怎么办?
      他伸手把半遮视线的头发往后一梳,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散乱着固定在后,那双浅棕色眼睛第一次带着凌厉完全露出。
      伪装的鬣狗不怕猎物逃跑,他们一向是优秀的偷猎者。鬣狗善于从狮子口中夺食,他们不择手段,自然连牺牲都不怕。
      就算是最后一秒,也要咬下猎物的致命处。
      这是属于鬣狗的狩猎法则,也属于纪岱朝。
      4.
      叶姝心绪不宁地坐在老旧的课桌上,她第一次在白天进入器材室。虽然以往就很少来这里,发生那样的时候更是对这间房间避之不及。
      而此时主动约对方在这个地方见面,也是因为她不知道在什么地点揭穿纪岱朝的面目才好。
      毕竟,这里确实是最隐秘的地点。
      她乖乖戴好眼罩,身上的衣服还脏兮兮的,手脚上的伤口隐隐作痛,但她都努力克服着。
      门口处传来的转动声把叶姝吓了一个哆嗦。
      终于来了。
      纪岱朝看着脏兮兮又负伤累累的小狗端坐在那张课桌上,遮住对方小脸的眼罩松松垮垮,她只肖扭动几下就会掉。
      他心里又是担心,那个笨蛋,手本来就包的像两个粽子还去动来动去。
      才止住血的伤口又开了怎么办。
      但纪岱朝却说不出一句叶姝的不好。
      他缓缓走到对方的跟前,定定的看着眼前小小一个漂亮笨蛋。
      叶姝从纪岱朝走进后,脚趾就不自禁的蜷缩起来。
      “你,你来啦?”鼓起勇气开口,对方却没有回答。
      “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我,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
      笨蛋假装很凶,其实可爱的纪岱朝想和她接吻。
      叶姝越说越没底,心虚的不行。
      “怎么不说话!我生气了!”
      “对不起。”
      叶姝话音刚落,纪岱朝终于开口回应。
      他举手把小狗脸上摇摇欲坠的眼罩摘下,就像终于撕开了这一层迷雾,被侵占的伊敦恩终于看到了囚禁她的夏基。
      只不过不同的是,夏基垂涎的是春女神的苹果,而纪岱朝至始至终的目的只有叶姝的肉体。
      到后来,是精神到肉体。他需要对方一切都属于他。
      在看到纪岱朝的那瞬间,叶姝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她努力让自己坚强一点捍卫自己。
      但是真的看到那张她所爱慕着的脸时,叶姝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而纪岱朝早已害怕小狗的眼泪,那些阴暗手段瞬间便土崩瓦解。他双手捧着少女漂亮极了的脸蛋,高挺的鼻尖蹭了蹭对方。
      “不要哭好不好,你一哭…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谁想这话刚落下,小狗哭得越厉害了。
      “就哭!呜呜呜…果然是最坏的坏东西,呜呜连,连哭也不让…”
      纪岱朝知道这是又回去了,他高高悬起的心放了些。不再害怕后,他遵从自己的内心,伸手把娇气包搂在怀里。
      “是,我是最坏的变态,等你手好了打我好不好?”
      叶姝的脸蛋顺势靠在纪岱朝的肩膀上,鼓鼓的奶膘被挤的有点难受,但是她不想离开这个怀抱。
      这是纪岱朝在抱她……也是变态在抱。
      虽然还是怪怪的,但是叶姝不得不承认,现下她觉得自己无比安全。
      像是重回海底洞穴的小鱼,四处都密不透风,却隔绝了一切危险。
      (小说+影视在线:『po1⒏mо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