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侵占伊敦恩(强制H)

  • 阅读设置
    36.伊敦恩的苹果(终)
      1.
      纪岱朝把小狗脸上的泪水用纸巾擦干净,随后从兜里拿出东西握紧后放在对方的鼻尖下。
      “闻闻看。”
      听话的人凑近他的手便闻到了那个木质香味,只是这次凑的近味道比以往更浓郁。
      叶姝哼了一下,哭哑了的声音瓮声瓮气:“如果不是我聪明抓到你的把柄,你还要骗我欺负我多久?”
      纪岱朝没有立即说话,只是展开握紧的手心,里面安然放着那串他常年不离身的手串。
      珠串的颗粒并不算大,但每一颗都圆润饱满,因为常年佩戴上面还带着柔润的光泽。
      要如何像小狗坦白呢?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失误,也许他们现在还在怪圈里肉体交合亦或是推拉猜测。变态和纪岱朝从来都只能存在一个,他愿意为了叶姝埋葬那个侵占者,但是现在两个都被对方接受又何乐而不为。
      “不,有一天我会向你坦白。”
      他把手串放在小狗的手心,面色诚恳。
      “我从没想过我们会一直陷在谎言里。”
      叶姝呆呆地看着和她距离极近的人,好像做梦一样,所有困扰他的事都一散而空。
      她得到了纪岱朝的喜欢,而侵犯她又教会她性爱的变态也是他。
      命运好格外偏袒她,明明那样一个矛盾又违背道德的境况却这样迎刃而解。
      可是怎么不会欺骗呢?纪岱朝不介意向小狗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谎话。如果和对方坦白自己一开始抱有的目的,叶姝不一定还会傻傻地喜欢他。
      叶姝是漂亮笨蛋,却从不是任人摆弄的玩物。
      “那为什么一开始要那样对我呢?我我真的很怕,那段时间每天都在做噩梦…我甚至都不敢来学校。”
      委屈包一说到自己的遭遇就忍不住带着哭腔,她皱着鼻子,肉肉的脸蛋上还挂着未消透的红晕。
      因为强占才是他一开始的目的,要让他学那些蠢货小心喜欢然后结巴着告白……这种事是不会发生在纪岱朝身上的。
      “没有为什么,就像路过一束花,觉得很美就想要欣赏。甚至想要占有,最好那束花只属于我。”
      叶姝不喜欢这样的回答,她反驳道:“可是我不是花,我是叶姝。”
      花有千千万万朵,可是叶姝只有一个而已。
      “对,因为看到了叶姝,想要拥有她,所以我不择手段。”
      纪岱朝像个无赖,明明嘴里说着很下流的话,可是叶姝却被对方弄得脸红耳赤。
      现在的纪岱朝融进了那个变态,原本只是平面的邪恶形象套着她所喜欢的皮囊。
      这只会叶姝更加迷恋对方而已。
      纪岱朝教会她情窦初开,而变态也让她知道了什么是人间极乐。
      2.
      小笨狗捧着手串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自己的手像两个粽子,根本没办法把东西放进自己的包里。而被对方宠惯了的人自然也不会不好意思收下,因为纪岱朝说只是保平安的,叶姝便毫无负担的收下了。
      这是坏蛋的把柄,也是让她终于可以卸下心事的见证物,她也想好好保存。
      纪岱朝看见小狗的可爱模样,终于没忍住俯下身用嘴唇碰了碰少女柔软的脸蛋。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而被亲了的人立马伸手,用露出的指尖摸了摸刚刚被亲的地方,假凶着说:“不许亲,我还没原谅你呢!”
      纪岱朝嘴角噙着笑,帮叶姝把不知道该如何安置的手串放进了对方的运动外套包里。
      看着小狗短裤下包扎起来的受伤处,心里涌起悔意。他不知道为什么叶姝想要参加运动会,小狗虽然一向活泼,但对体育运动却并没有很喜欢。他思来想去也只是想到,也许是这几天他们的关系太诡异,使得对方不得不为了逃避和他的接触选择去参加运动项目。
      目的是为了和人群待在一起,她怕他伤害她。
      “很疼是不是?”
      纪岱朝轻轻触碰了她膝盖上的纱布,为了透气,纱布并没有包裹的很紧,所以导致里面的血迹会隐隐渗出底层。
      勇敢的人原本想摇头,可是今天这个惨况是她长这么大受过最严重的伤,更何况要不是为了接近纪岱朝,她原本不会受苦的。
      想到这儿,想要故作坚强的笨蛋里面开始诉说委屈。
      “当然痛的呀,摔下去的时候我以为我要昏过去了。哎,在那么多人面前摔跤,我还不如昏过去呢。”
      “不许胡说,要是昏过去你现在就得好好去医院做全身检查。”
      纪岱朝捏了捏小狗的脸蛋,神情严肃的教训到。
      被凶了的小狗只是呶呶嘴,一脸不服气。
      “本身就是嘛,那么多人看到我摔跤,倒下去的姿势肯定丑死了。要不是因为你…嗯…”
      发现自己说漏嘴的笨蛋立马捂住嘴,但是因为没注意手掌的伤势力气用大了,原本消停的痛感又上来了些。
      “痛…”
      纪岱朝立马抓着小狗的手看了看,发现没有新的血渗出才放心。
      “把你绑住才会老实是不是?”
      眉眼间的冷淡还是熟悉的模样,这会儿又变回那个纪岱朝了。叶姝有些怕对方这个样子,只好讨好的用另一条小腿踢了踢对方求饶。
      也企图把刚刚说漏嘴的话给蒙混过去。叶姝是不打算把自己原本的计划说给对方听的。
      要是自己没受伤的话还好,或者只是小小的受伤自己也不会这么委屈的。
      可是这一次真的把纪岱朝吓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再说了。
      纪岱朝却不会放过她。他分明是听到了对方说是因为他,确定这个猜想后,他更要问清楚。
      “如果是因为我的话,那我就更应该知道是为什么对吗?”
      他双手搭在小狗纤瘦的肩膀上,那双漂亮极了的眼睛一动不动盯着神色躲避的人。
      “那就真的是知道我是个变态,所以一点都不想和我沾上关系。宁愿晒着大太阳去跑步,也不愿意挨着我坐对不对?”
      “不对!”
      好骗的笨蛋果然没忍住。
      “那是为什么,不管怎么样都和我有关系,就不能和我说了?”
      叶姝咬着嘴里的嫩肉,一脸纠结,随即又被纪岱朝捏着下颌被迫松开。
      “别咬,一会儿咬破了又要喊疼。”
      叶姝这个坏习惯以前一直都有,好几次咬的太入迷不小心把嘴咬破,又要娇气喊痛。以前纪岱朝只是嘴上阻止,现在自然能用手纠正最好。
      “因为…因为想要确定你身上的味道。”
      最终,叶姝还是开口小声抖出来。
      纪岱朝只一句便把前因后果想个明白,随即又觉得不可能,叶姝摔这么重绝对不是她故意这样的。
      毕竟娇气包一向怕痛怕得要命。
      只是怕她不说实话,坏东西又摆起了冷脸。
      “所以故意摔倒?”
      可越娇纵越心大的人怎么受得了他叁番两次的冷脸,原本不想发作的委屈一下就冒出来了。
      “我又不是傻瓜,怎么会故意摔呀,那么痛我从来没有摔成这样过…呜呜…我就只是想随便参与一下,然后不上场说自己不是舒服赖着你要你陪我去医务室。”
      说着说着,委屈小狗又抽抽搭搭哭起来。
      “讨厌死你了纪岱朝,你怎么这么坏呀!如果不是你欺负我,我怎么会想出这么白痴的注意。”
      她抬头,眼角挂着眼泪,五官却依然漂亮的惹人注目。
      “还是团体项目,我怎么能不跑嘛…呜呜呜…”
      为了求证,叶姝鼓足了十分的勇气,但是没想到出了这么大个意外。虽然得到了最后的答案,可她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纪岱朝知道自己又犯错了,连忙换下那副表情,动作轻柔的给对方擦眼泪。
      哭了那么久,娇气包早就没有更多的眼泪可以流了,可是那双肿胀的眼睛还是掉了几滴,可见是真的伤心了。
      “对不起,是我欺负你还让你不安,是我的错。”
      他把人重新抱回怀里,下巴蹭着小狗的头顶,一双手轻缓地拍打着委屈的人。
      “是我坏,所有事情都是我引起的,宝贝很好也好乖,是我的问题。”
      这是第一次在纪岱朝嘴里听到他叫她宝贝,原本受伤的心情一下变得很明朗。
      虽然还是很害羞,但是叶姝喜欢这样,她喜欢被纪岱朝珍视的样子。
      “不要凶我,我不喜欢。”
      “好。”
      3.
      叶姝和纪岱朝就是一类人。
      这是纪岱朝从一开始接近对方就明白的事实,也是因为这个,他才会处心积虑的侵犯占有她。
      他们都从对方的手中获得了想要的东西。
      有爱,有欲更甚者是信任。
      信任,在动物性很强的人身上是比爱和欲更重要的存在。哪怕叶姝在人群中足够耀眼也足够受欢迎,但她对任何人都一视同仁。别人喜欢她,她知道是因为皮囊,但是这看似好像很笨拙的漂亮人却深深地明白,皮相终会逝去,韶华不再时一切的喜欢便没有了意义。
      和纪岱朝不同,却又和纪岱朝那么相似。
      他们对于自身的优势清楚的明白着,却又近乎悲观的抗拒着用优势去换取情情爱爱。
      只是纪岱朝是清醒的悲观,而叶姝却用乐观掩盖。
      ‘可是我现在就是漂亮啊。’
      这是叶姝面对每一个追求者都会自我承认的事实。
      ‘那大家喜欢我也确实很合理。’
      知道然后又拒绝。
      可是面对纪岱朝,因为同类的吸引,他们好像天生就该走到这一步。始于情欲纠缠,然后把最重要的东西递给对方。
      叶姝相信纪岱朝会爱她很久,或许比自己更久。因为动物性选择了绝对信任的对象,如果不会再爱,那么他们会想尽办法留住对方。
      绝对和强制,是他们惯用的手段。
      而此时此刻,隐约开窍的小狗用最纯真的脸蛋,无邪地问:“我是不是很坏?知道你是变态后,我并没有抗拒。”
      “反而很高兴…这和那个女主角隐藏自己秘密有什么区别呢?”
      像是看出了什么,被问到的人只是开口回答:“坏的人一直都是我才对。”
      “是我控制了你,蛊惑了你。”
      他肆无忌惮地说:“也是我侵犯你的肉体,然后又放任你喜欢上你的好好同桌。”
      “这怎么会是你的错呢?所有的这一切都和你无关,是我觊觎你霸占你…你可以永远用这件事威胁我,来达成你所有的愿望。”
      叶姝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纯真明媚的笑容重新回到她的脸上。荡漾的梨涡一如既往的甜蜜,眉眼间都盛满了快乐。
      (正文完结了。心情真的好复杂,我来啰嗦两句吧哈哈哈。首先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也谢谢我自己努力把后面写完。这个梗是和我朋友闲聊的时候讨论出来的,很狗血的强制爱,没想到能得到大家的喜欢。也因为PO上机制的原因,所以我没有想过要收费,从开始没什么流量到现在数据,都是大家的支持,再次感谢每一个投猪收藏评论的朋友们。作为业余写手,最怕的其实不是没有收益,而是没有互动。单机是个很痛苦的过程,挫败感会让绝大部分业余写手放弃更新。也正是因为大家的互动让我坚持了下来,对于在PO站上的新人来说,我朋友一直鼓励我说已经很不错了,哈哈哈!然后要给大家说两个不好意思,一个是我都是写了直接发,文章里的措辞语句可能会有差错影响到大家的阅读体验对唔住,第二个就是中途停更的时长,太不好意思啦。
      总而言之,到现在好歹是磕磕绊绊写完了,后续的番外包含1.上全垒 2.婚后小宝宝相关 3.直播梗 然后就会正式完结。
      最后,新的一年,祝大家平安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