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侵占伊敦恩(强制H)

  • 阅读设置
    番外1.禁忌果实(上)
      1.
      纪岱朝收到旁边人鬼鬼祟祟递过来的纸条后,意外地看向那个没忍住笑意的人。
      ‘老地方,戴上眼罩。’
      收到信息的人挑挑眉,而发出信号的人只是强撑羞意,明明耳朵一片绯红,但就是不敢看他。
      事实上叶姝只是觉得‘被忽视’了而已。
      从运动会那天之后,她和纪岱朝便进入了诡异又甜腻的氛围里。按理说,知道纪岱朝就是变态后,对方应该明目张胆对她做些什么。但是他却没有,反而比以往更加克制。
      只是在某些时候,比如涉及到叶姝因为受伤无法进行一些活动时,冷淡的好同桌会主动帮忙,甚至到了细致入微的地步。
      这也导致班上那群青春懵懂的少男少女们很快就确定了这对很古怪但很契合的组合进入了恋爱期。
      那叶姝是怎么想的呢?其实很简单。就像刚刚进入一个绝对安全领域后的乳兽,还没好好撒泼打滚就被迫抽离。这让还受着伤,需要很多爱和纵容的娇气包感到失落。
      尽管她清楚地知道纪岱朝对她是多么的喜爱。
      可是她需要全部,从里到外的偏爱,而不是这样克制隐忍的保护。
      更何况纪岱朝才不是什么好东西,她有时候能很清楚地看到对方眼里堆积起来的黑色欲望。
      熟悉的,带着潮湿感的黏腻感。
      夏日终于到来,炽热的温度蒸腾着南方丰富的水汽,那些让人不适的水雾混合着高温攀附着她的情绪。
      她不开心,纪岱朝也别想开心。
      被娇纵着宠爱的人哼哼两声,她需要看到纪岱朝为她失控的模样。
      她要爱。
      2.
      纪岱朝对小狗只会更加娇惯,更何况对方还受着伤。两个人好不容易能够在一起,叶姝属于他,这个事实让纪岱朝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高涨情绪。
      那些按捺在心底的阴暗欲望率先冲破理智,但看到小狗可怜兮兮伸着爪子捧着一杯米粥努力吸的模样,荒唐念头便顿时烟消云消。
      娇气包是很怕热的那种人,并且对方很容易就出汗。因为试探他所以受伤,又怕热又爱吃的小狗便只能吸溜一些流食。小可怜连勺子都拿着费劲,更别说用筷子。所以他果断叫家里的阿姨做了好些好吃的,在中午大家都去吃食堂时,两个人一个不嫌麻烦的投喂,另一个便张着小嘴吃。
      就像真的养了一只小奶狗,连饭都吃不好,只能由着主人仔细照顾着。
      看到这样的叶姝,纪岱朝除了心疼就是自责。但是更多更多地,却是极大地满足和愉悦。
      他享受着一切可以掌控对方的机会里,达到那样的极乐时光,将会是他余生所有清单里最想实现的愿望。
      不过在这之前,他得先安抚好已经耐不住的小宝贝。纪岱朝压根儿想不到对方要做什么,也许想到了一些,但他不知道被带坏的同类比他预料中更快适应了这种关系。
      甚至是不满足,想要一步到顶。
      在这个困意渐浓的夏日,侵犯者收到了来自小猎物的邀请,原本沉闷的空气都好像变得躁动起来。
      3.
      这是第一次,纪岱朝比叶姝还要早来到器材室。白昼渐长,放学后的校园任然伫立在日光里。他坐在小狗往常躺着的旧课桌上,白皙的脸上乖乖戴着眼罩。那双洞察一切的浅色眼眸被遮住后,凌冽气势短暂的掩藏,属于少年人精致的下颌角在明亮的日光里格外漂亮,而那张总是掩藏在高领里的唇在白皙的肤色衬托下更加艳丽了些。
      只是在此时,一个温热的触感轻轻印上了少年人的唇角。随之而来的是萦绕在他鼻尖的熟悉香味。
      短短几天而已,那股属于少女的体香被参进了其他味道。属于他的木质香,那串被她随身携带着的护身符。
      取悦到的人急促地笑了出声,只是很认真在‘挑逗’对方的小气鬼立马生气了。
      “不许笑!”小狗哼哼唧唧地说到,明明在凶,但是尾音却不自主的拖长。
      其实是在仗势撒娇。
      没想到刚说完这句,纪岱朝实实在在没憋住,低沉的笑声让叶姝自暴自弃。
      缠着纱布的手气鼓鼓地把少年人脸上的眼罩扯掉,而纪岱朝那双含笑的眼里一下就看到了他的宝贝。
      “对不起,因为妹妹太可爱了…”
      大混蛋端的好像个正人君子,其实是个骨子里坏透了的坏东西。叶姝的妈妈打电话督促自己的宝贝女儿好好吃饭小心伤口,家人的爱称就被他学了去。
      然后根本没经过她的允许就喊上了。
      和家人的叫法不同,里面蕴含的情感自然南辕北辙。爸爸妈妈叫她妹妹是最温情的呵护,而坏东西,却是恶劣又低俗。
      纪岱朝没有妹妹,但是他爱死了小狗的乳名。好像这段关系渗进了某些禁忌,他们好似有了同样的基因,却沦为背德的原始野兽。
      叶姝不知道的是,纪岱朝每一次喊她‘妹妹’,脑子里都过了无数个恶劣情景。
      但也只是暂时不知道而已。
      被意淫了无数次的女主角却天真地站在侵犯者的双腿间,恼羞成怒地用额头撞了撞坏东西的肩膀。
      “讨厌鬼。”
      随后又像是累了,小笨蛋整个人都趴在坏东西的怀里。她浑身都粘乎乎的,因为暑气带来的燥热,让本就容易出汗的人难受极了。
      “好难受呀…想吃冰淇淋…”
      被束缚住的双手烦躁地挥了挥,刚刚想要对坏蛋干的坏事一下全被忘光光。
      确定关系后,叶姝彻底变成撒娇小狗。明明那么怕热,却想要时时刻刻和纪岱朝黏在一起。而纪岱朝呢?只会一次次制止她的动作。
      委屈巴巴地人自然不开心了。
      “说谎,真的那么可爱的话才不会推开我!”
      想到什么说什么的人瞬间就忘了冰淇淋,只记得纪岱朝不让她贴贴。
      被冤枉了的人并不气恼,只是明白了小笨蛋为什么把人叫到老地方。原来是委屈了。
      “没有推开你,如果顺着你的力道,伤口又会裂开。”
      纪岱朝摸了摸小狗汗津津的额角,把人抱在怀里轻声说到。
      我怎么会推开你?
      我甚至想你的双手永远都这样好了,伤口结着痂因为我又撕开,鲜血会被我舔舐干净,而你就做折断羽翼的雏鸟,一辈子只能依靠我过活。
      那双漂亮的眼睛带着极致的温柔,嘴上说着违心的话,脑子里却畅想着最邪恶的愿望。
      (好久不见!上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