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介绍 首页

    私立初中性事回忆录

  • 阅读设置
    初夜进行时:撞上同学口交
      该死!被送到这鬼地方来读书。
      觥筹交错后,顶着啤酒肚的校长拍  着胸脯对妈妈说:“你放心!小姑娘送到我这里来,一定给你放在最好的班里!”看见校长信誓旦旦的样子,又瞥见一旁老师小心的眼神,妈妈总算安心,把我一个人留在寝室,随外婆走了。
      第二天,我跟着队伍一同去学部上  课,教练领着我找到了班主任,班主任替我拿着书,我跟在他身后,一路低着头,夏天的微风吹起我耳畔的碎发时,才动一动手,别在耳后。
      含着胸走路一直是我的不良习惯,  自身体那个地方开始长出一个小小的硬块,我就担心被人看出这方面不优秀的基因,希望别人不要注意到这一点。
      起初的日子里,也的确没有人注意这一点。很快,第二个夏天来了,我亦愈发落落大方了。女生间互相拉扯脖颈上的内衣带子,晚上赖着对方享受拥着睡眠和看似不经意地摩擦带来的快感早已当着男生的面也不算是秘密;男生也乐意站在女生面前俯视系鞋带的情景,几寸沟的阴影已然是今夜冥想的开场白……一切性暗示进行得小心翼翼又明目张胆。  那么,既然内衣也是穿给大家看的,我再也没有穿过除了黑色以外的颜色。
      物理老师说“同级相斥,异级相吸  ”时,早有不安分的大手伸进了旁边女生尚未长成整个半球的怀里,不懂技巧也不懂疼惜。面对柔软,力量总是想要征服。在乳房表面红色揉痕的产生过程中,少女一面脸上泛起红晕,一面咬着嘴唇。粗糙大手触碰到乳头和用力过猛感到疼痛的那些瞬间,少女都只能默然咬紧嘴唇,那种痛在那种快感前不值一提,甚至说,疼痛也能理解为另一种快感。男生的手劲也越使越大,裆内早已不安,物理老师昏沉的声音却还在耳畔,占用晚自习讲解习题,在临近下课时愈能引得骚动。
      铃一打,吵吵嚷嚷的声音就这样全然盖住了物理老师自以为引人入胜的讲解。后面的同学已经站起来,迫不及待要去外面透气。慌乱里,  我的面前突然飞来一本本子,是他的字:“我想和你试一试。”
      我能体会这句话的含义,但却没法  猜出“试一试”会是怎样的尺度。“试一试”究竟说得太暖昧。
      “嗯。”我想让自己的回答显得足够矜持,却没有办法拒绝说“不要  ”,没有办法抹掉自己对那双臂膀  的幻想。
      “那么一会晚自习结束不要走。”
      “嗯。”
      “你先去二楼办公室等我。”这一页纸上被粘着一把钥匙。
      “嗯。”撕下钥匙,我又把本子飞  了回去。
      这个动作结束以后,我开始不安了  ,尽管而后更多的悸动取代了不安  。教练办公室……里面只有散打垫!那么,他究竟要做到哪一步……  还没下课,我看看讲台上依然激情澎湃的老师,又不停地算写了起来......
      晚自习终于结束,我的脸色已是绯红,心也跳得比往常面对他时要快。理了理书,拿着钥匙,起身  走到教学楼左侧那个晚上不开灯的楼梯准备下楼。
      “嗯?住手啦?不要再弄了,人家那个来了,真的不行啊?”这声音好熟悉,仔细一听,果然是赫妍。
      赫妍是出了名的,说她童颜巨乳一点也不过分,极细腻的皮肤像是从未被人触碰过的蜜桃。脸虽嫩,但开着领口的校服藏不住波涛汹涌,赫妍生得矮,又喜欢在宽大的校服外套里穿低胸的背心,一般男生只要随便一瞥,眼前就是无限旖旎。
      “好,既然逼插不成,那就用嘴给老子吹出来!  ”那男生捧着赫妍的肩膀,就要把她往自己下身摁。
      赫妍蹲在地上,一双小手缓缓地捋下了男生的裤子,那根东西就随着裤子的下滑突然跳了出来,看得我有点害怕,但赫妍仿佛并没有多么吃惊,任由粗大的那根东西打在她白皙的脸颊上,然后头一偏,一口含了下去。
      看到这里,我不禁捂住了脸。前几天晚上同练溪在被窝里看的她男友MP4里的画面就这样出现在眼前。我亦不敢再走这个楼梯了,转身想要走去右侧那个楼梯,却突然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抱住。
      迟疑了几秒钟  ,我才回过头,果然是他,但他是什么时候来到了我身后,他是不是看到了我被眼前春景吸引住的神情……还由不得我再往下想,我已被他横空抱起,来到了二楼的办公室。
      我掏出了钥匙递给他,开了门以后  ,我直愣愣地走了进去,望着眼前铺着垫子的地面发呆。他锁上门以后,也同样望着地面,游离了那么几十秒。
      然而几十秒过后,吻如狂风骤雨般袭来,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吓慌了神,舌头也没有动一下。他一边着我,一边手开始不安分起来。我的胸罩被他直接推了上去,他俯下身子,将头埋在我的双乳之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亲吻着,舔舐着我的乳头和乳晕,接着又一路向下,鼻尖已然触碰到我的耻骨。
      他没有一把扯掉我的校裤,只是慢慢得把手伸进了我的底裤里面,殊不知,被刚才楼道里的场景一刺激  ,再加之他的吻与抚摸,那一刻的  我如坐云端,私处早已泥泞不堪。  他的手指还在阴唇与阴蒂之间来回游走,每一个来回都引得我的淫水不停往外流。
      他终于停住手,把我放倒在地上。  一时间,我并不知道双腿应该张开还是并拢。他望着我,脱掉了上衣  ,露出了我钟爱的结实的臂膀,以及让我意外的好看的腹肌。接着,又毫不客气地脱掉了校裤,那根东西也随之跳了出来,比刚才赫妍享用的还要大得多,回想起来,日后也并没有人超越过他的尺寸。他示意我把腿张得再开一点,我照做了,他便压了下来。
      他开始握住那根东西,帮助它在我的秘密花园探索。他没有急着插进去,而是仍然用那根东西在我的阴蒂周围摩擦,我的身体已经开始轻轻额抖,他并没有理会我身体的这种微妙反应,反而继续挑战我的耐心。
      “嗯???痒???”我还没法做到准确说出我要的是什么,只好这样表达我的感受。
      “嗯?痒啊?那要怎么办呀?  ”他附在我耳边问我。
      我把头埋进他的怀里,撒娇道:“  人家就是痒嘛?”
      他没有再挑逗我,立刻握着那根东西停驻在我的洞口。然后望着我:  “你准备好了吗?”
      我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他竟一口气把那东西全部放了进来!处女膜的破裂疼得我紧紧抓住他的臂膀,甚至描出了淤青。除了疼痛,我并没有感受到别的什么,之前被抚摸时的快感也全消失了。他没有理会我默念出的“疼”字,在我身上自顾自地拼命抽插着。  我始终疼着,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停住了,却仍然伏在我身上,我只感觉到身下一阵暖。暖流过后,他仍然抱着我,双臂更加用力了,说出了一句比刚才的举动更令我心跳的话:“做我的女人吧。”
      这句话使我忘记了身下混着我处女血的那摊液体。回寝室之后,我才发现内裤上也沾着血渍,颜色是那样的好看,不是经血的黑红,也不是血管爆裂迸出的鲜红,而是少女的粉红。